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八章 悉数杀死

    山林中,一排大树像被什么巨兽粗犷撞断,尽皆倒折,连绵近百丈!

    止境处,威名赫赫,名震大乾十二全国三大派之一天山剑派掌门吴绝行右臂齐肘而断,血肉淋漓衣衫褴褛,浑身筋骨寸断,躺在地上只需进气没有出气,明显身受重伤已是离死不远。

    凌寒武圣和血鹰武圣停下脚步,目光惊惧,神色难以置信看着站在他们二人中心的李丘。

    听到轰鸣的瞬间,李丘呈现在他们中心,下一会儿吴绝行便被凶毒打飞出去,成了这副容貌!

    他们两人实力都自认比吴绝行强,可要战胜吴绝行最少也要在数百招之上。

    李丘展现出的实力太惊骇!

    不久前,他们才联手对付了二次血脉蜕变的了空,但便是了空也没有这等惊骇的实力。

    “怎样可能?!”

    两人心神震骇,不明白李丘实力怎样会在忽然间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莫非他之前一直在躲藏实力?

    但是他为什么要躲藏如此惊骇的实力,仅显露出武圣巅峰的姿态?

    一会儿,凌寒武圣和血鹰武圣惊惧一起心中疑问重重。

    两人怎样也不可能想到,李丘实力便是在他们刚刚搜索那座小城的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的时刻中提升上来,简直跨过一个大境地,并且还有时刻喝了一壶茶!

    李丘神色漠视,顺手丢掉自吴绝行身上扯下来的断臂,气势沉重如山岳,压得人喘不过气,似一尊远古魔神!

    凌寒武圣和血鹰武圣两人不谋而合回身想要逃走!

    李丘能在瞬间将吴绝行打得重伤濒死,杀他们恐怕也用不了几招!

    面临如此大实力间隔,除了逃别无选择。

    李丘脚下一踏,身影消失在原地,向凌寒武圣杀去。

    凌寒武圣刚转过半截身子,余光便瞥到一抹黑影袭来,令他头皮发炸,天性挥剑便斩!

    啪!

    和吴绝行相同,容易便被李丘瞬间捉住手腕!

    凌寒武圣尽管实力比吴绝行更强,但面临李丘也是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咔!

    一声脆响,凌寒武圣刀劈斧剁亦难伤分毫的身躯似乎纸糊的相同,腕骨被李丘一把捏碎!

    啊!

    碎骨疼痛!

    凌寒武圣宣布凄厉哀嚎,手中剑不由松落,落到李丘手中。

    李丘目光严寒,回头看去,血鹰武圣现已趁着这个空隙跑出百步,山林中重重树木遮挡,不见身形。

    他侧耳一听,手腕一抖,银色长剑被他掷出!

    咻!

    一道银色电光射空而过!

    嘭嘭嘭!

    摧枯拉朽!贯穿一棵棵如纸糊般的大树!

    从血鹰武圣背面射入,贯穿他心脏射出,钉在一棵大树上!

    神色惊骇,正在张狂逃跑的血鹰武圣,感觉自己被人从背面重重撞了一下,向前踉跄几步后停了下来。

    他目光板滞疑问的看着眼前一棵大树上钉着的一柄通体染血的银色长剑,随即似乎意识到什么,猛地垂头向自己胸膛看去!

    一个拳头巨细狰狞无比的血洞,呈现在他心口,前后通透,血如泉涌!

    啊

    血鹰武圣仰头宣布,惊骇凄厉的失望哀嚎!

    响彻云霄,声响轰传数里!

    一声长长哀嚎后,血鹰武圣似乎被抽干全部力气和活力,双眼圆瞪死不瞑目,神色失望不甘,尸身僵直向前重重倒下,激起一片落叶烟尘!

    被李丘捏碎手腕的凌寒武圣,双眼血红,眼中显现一抹凶厉,挥拳向回头看向那儿的李丘狠狠打去!

    拳头吼叫破空,掀起暴风,挟带着足以摧城裂地的惊骇巨力!

    啪!

    一圈白色气浪炸开,李丘伸手容易接住,身形稳若山岳,未曾晃动一下!

    他目光严寒转过头,一起手中用力。

    咔嚓!

    一连番爆响,凌寒武圣左手一根根指骨被粗犷捏碎,成了一滩烂肉!

    他惨叫着,看向李丘目光怨毒备至,似乎恨不能生啖其肉!

    疼痛和逝世已让凌寒武圣忘了惊骇为何物。

    他张开嘴,嗓子里宣布渗人的嘶吼,如一头恶狼般向李丘脖子狠狠咬去!

    他知道他今天必定是死定了,他只希望在死之前也咬下李丘一块肉来!

    李丘面无动摇,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反手一掌拍下!

    暗影笼罩,掌风吼叫!

    凌寒武圣感觉似有一座千丈高的山岳当头砸下!

    砰!

    他瞬间矮了半尺多,脖子被泼辣的拍进胸腔中,膀子上直接便是脑袋,看起来有些诙谐。

    但远处躺在地上视野含糊的吴绝行,看到这一幕感到的只需血腥和惊骇!

    凌寒武圣狰狞神色凝结在脸上,双眼瞳孔松散,向后倒了下去。

    天山剑派太上长老,凌寒武圣死!

    看到李丘杀死凌寒武圣后,回头向自己看来,吴绝行神色惊骇,心神哆嗦,惊骇唆使着想要远离李丘,离李丘越远越好!

    他挣扎着用全身筋骨寸断的身躯,往远处爬去。

    嗒嗒嗒!

    跟着李丘不缓不急一步步走近,他心中惊骇越发浓重。

    但受了重伤现已褴褛不堪的身躯,让他爬出短短一段间隔便耗空全部力气。

    他困难翻过身子,只能眼睁睁看着李丘越走越近。

    李丘脚步不缓不急,走近站定,目光严寒仰望着他。

    惊骇如潮水般淹没了吴绝行,让他有一股窒息的感觉。

    “李丘,放过我……”

    “我……我求你,放过我……”

    吴绝行神色惊骇,看着李丘,吃力的苦苦哀求道。

    “只需你放过我,我日后必为你当牛做马,甘做家丁!”

    “就连天……天山剑派也都是你的!”

    “你今后便是天山剑派的掌……掌门!”

    李丘目光漠视,无动于衷,慢慢抬起一只脚。

    “你说得这些对我半点用途都没有!”

    “不不不!……”

    跟着李丘的脚间隔自己脑袋越来越近,吴绝行恰似回光返照般脸色涨红,说话的声响也大了许多。

    “不要,李丘我错了!”

    “都是凌寒那个老不死的想要杀你,全部与我无关!我也是被逼的!”

    吴绝行张狂大喊。

    “主人!主人!不要杀我!呜呜……”

    李丘的脚终究仍是踩在吴绝行脑袋上,堵住了他的嘴,漠视道

    “安静的死去莫非欠好?

    丑态毕露,这便是全国三大派之一天山剑派的掌门?”

    咔!

    李丘脚下用力将吴绝行脑袋生生踩碎!




乐投娱乐网欢迎您,请记住咱们网址http://www.letou-entertainment.com

注册成为乐投娱乐网会员,点击这儿
引荐票票        参加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参加书签        回来乐投文娱